我的家鄉在白雲湖西岸邊,村東有一條小河,它繞白雲湖西半部匯入小清河。
  小河發源於章丘西南部的叢山間,是秀水河的分支。河水猶如一面青銅鏡,清亮得能照人,村裡的婦女在勞動之餘,喜歡到河邊洗漱。
  小河不寬,但河水清澈,經歷過暴風驟雨後,它沒有波濤、沒有大浪,也沒有洪水泛濫,為害周邊。乾旱時節,它靜若止水卻總是在緩緩流淌,沒有乾涸、沒有停息。岸邊有青草、蘆葦、野花;河裡有魚、蟲、鱉、蝦。在渡口或小橋邊偶爾有棵歪脖子柳樹。
  小河給我的童年打上了深深的烙印,在沒有電視、電腦、游戲的年代,它給了我們無窮的樂趣。早上,我嗅著略帶點腥味的氣息起床,晚上,聽著蛙鳴入睡。暑期里,經常和同學們一塊兒去河邊戲水、捉魚蝦。渴了,捧起河裡水解渴;熱了,脫個精光,跳到河裡洗個澡。
  多少年、多少代以來,沿岸幾十里、幾百個村落、幾十萬民眾得到小河的恩惠,河裡的水滋潤著土地、保持著生態平衡;河裡的水灌溉著兩岸的良田,年年有個好的收成;蘆葦還能打箔、編席,附近村民又多了項收入來源。
  在以糧為綱的年代,我高中畢業後,當兵去了南方,家鄉的小河是我的眷戀,它夢裡伴著我成長。等我休假再回到故鄉時,小河已成了梯田、魚池。沒有了小河,昔日的稻香魚躍不見了,地表水下降了,用扁擔打水吃的日子沒了。
  面對失去的那條美麗小河,我有些愕然、不知?此情此景恍若昨日,舊時情景猶在目前。找回過去,恐怕不僅僅是在夢中吧……
  章丘 聶建銀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村東的小河哪去了)
創作者介紹

辦公室裝潢

tc71tcpn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